LampGhost

说不定一切都是必然。一只没有头的灯,拔杯本命,麦德斯米科尔森是世界的礼物。

刚刚说的临摹原图,顺便分享教程

查看全文

扫扫灰,乌鸦就是为了黑白诞生的【不是】,以及翅膀是临摹的。

查看全文

拽着儿媳妇过来扫灰

查看全文

扫扫灰。 新孩子,应该是♀,名字是一目国其实有两只眼睛,因为修炼成人了嘛【。】平时面前带着一张纸,后来游到日本去了【。

查看全文

新年快乐!再见2014!

查看全文

让BA穿穿烦糕与烦夫人【。】的衣服……相当违和。

别问我黄书那腿儿怎么了,我也不知道【。

圣诞快乐。
查看全文

说是去写作业结果画了张血袋先生,顶多晚上熬熬夜不管他【。

……咦刘海反了,算了反正两只眼睛都没问题刘海就梳梳的事儿。

查看全文

玩以撒玩怂了一时兴起弄了个犹彼犹,互扇巴掌二十五年的冰镇心灵鸡汤冰与火之歌,你看多萌啊这样教皇就是我的了,脑子抽了去改线稿颜色结果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呵呵哒了【。

2P姐夫,克洛宁家的传统是男人都要带耳环【什么鬼】,3P只是想试试他妈的眼睛。祝你能够早日当上你的姐夫,姐夫先生。

查看全文

Happy Halloween,好像跟万圣没啥关系……呃。

查看全文

Holiness Cronin,梵糕老婆,简直是贤妻良母的好人妻……可惜只有B。黄书也不知道怎么地就从她身上遗传了人妻属性【?】

  ……薄命,死了将近100年。不过现在是以幽灵的身份待在Cronin家 那个了躲避水表而跑到荒郊野岭的别墅里。 

查看全文

青蓝色的火焰在漆黑的夜晚燃烧着,
西洋剑光滑的剑刃反射着青蓝色的微光,
没有月亮。

一声枪响之后,
中年男子的身体倒下了,
纵使过了百年,依旧是这般脆弱。

名为《Black》的书掉在了地上,
一切终了。

查看全文

恶魔,下垂眼……好像没有。是个使魔,主人是个花心男【??
总之差不多就是绿角的厄运黑羊之类的设定……什么东西。以及那个真的是绵羊角……
名字的话……Shleep好了【?!】……明天去问问其他人【。

查看全文

孤独漫长的黑夜,30号晚上果然万家灯火。
还下雨了,蛮大的…………雨下大点明天能不去了吗。

查看全文

漆黑的森林里走出了一个人,身着人鱼裙端庄典雅,米黄色的卷发并没有随风飘动,只是静静的搭在她的肩上。她走进了那个森林前方的别墅,看着黑色的墙壁透露着一缕忧伤,她不禁抿紧了唇。
轻车熟路地走上了三楼,有两间卧室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间传来了微小的谈话声,于是她走进了另一间房。
走进房间,迎面而来便是漆黑,黑色的墙,黑色的地板,黑色的书桌,黑色的床,除了一些放在书桌上书本之外,其他几乎全部都是非黑即灰。
“你还是这么喜欢黑色呢……”带着一抹无奈的笑走向床,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一只手伸了出来,像是有人躺在他的手臂上熟睡一样。黑色的短发与白皙的皮肤,呼吸均匀,没有一点鼾声。走进了看,那个男人有着中年男子独有的沉稳,却带着文雅的气质。就像那时一样,看来百年的时光并未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走到床边躺到床上,试着让自己与床面保持同一高度,安静地躺在了对方的手臂上。想了想还觉得不够,便抬起头吻上了对方的唇:“这是晚安吻哦,Fanga……”
男人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微微张开嘴说出了几个字:“Holiness……”
半透明的人脸上浮现出了好看的笑容。

查看全文

“死了是解脱,活着是承受”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但确实如此。
晚霞的红光穿过窗户照到了Black身上,他那苍白的头发和皮肤才因此有了些许暖色,但沉重的黑眼圈一点也没有消散。伸手敲了敲房门,等了几分钟没有回应之后才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书房,四周的书柜整齐地摆满了文学著作,但均是些略带悲伤色彩的作品,方可看出主人的品味。
在房间的中心有一个书桌,一本名为《Black》的书静静地躺在上面,旁边放着一杯凉掉了的黑咖啡和一副款式较老的眼镜,以及一叠整整齐齐的书。
“你不是最爱咖啡了吗,怎么动都没有动……”低沉的男音透过面罩发出,等带着疑问的口气得到的却是一片寂静后,Black才动手端走了咖啡,准备关门时又往回看了一眼,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但回应他的只有将那一点微小的阳光吞噬掉的,全黑的房间。
走到厨房倒掉了咖啡,出来之后便见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两束白菊和一束白蔷薇,原本空洞的眼神好像才有了一些色彩。拿着三束花走出别墅,此时已经是夜晚,因为在郊区而没有一点灯光,但也没有人群的喧闹,倒也是清静。
没有灯光,一点也不影响Black的视线,抬头看了看天上黯淡的新月,才继续抱着三束花走进了别墅背后的森林。
森林的中心有三块带着十字架的墓碑,其中有一块可以根据石板的磨损程度看出已经有了很长的年份。还有一块墓碑,离另外两块有些距离,或者说,另外两块离得有些太近了。
“……父亲。”Black用了很长时间才想到了这个称呼,虽然以前心知肚明,“还有母亲……愿您们在天堂安息。”将两束白菊分别放在了墓碑前,闭上眼鞠了一躬之后才走向另外一块墓碑。
“Avery……”自己貌似从没有如此沉重地呼唤过她的名字,但是,也已经没用了,“我把我的姓给了你,会责怪我吗……”
身前的墓碑上只写了几个字:「Avery Cronin」

查看全文

好像说过阿姨以前眼睛被挖了来着……黑的还是白的又纠结了【。

查看全文

我一定要练好人体......一定。(。

查看全文

小黄图什么的....我放弃了【。

查看全文

黄书表情好喜感……【我是亲妈

查看全文

战争吗,见过太多了,好像早就习惯了。
那为什么要参加?因为我觉得死在战场上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拿起剑, 燃起那青蓝色的火焰,为了我所忠于的黑王走上硝烟弥漫的战场,
这次,好像能见到你了。

查看全文

“附在我书里的就是你吧。”
“......”
“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没名字吗,那就叫你Black好了。”
“......书名...?”
“懒得想名字了嘛。”

查看全文

今天听芝士说艾弗会吃掉死者的怨念....给黄书点蜡。(艾弗崩了otz

查看全文

乌鸦有收集眼球的癖好我简直.......
简直有病别理我
————————————
弥漫着属于医院的味道,全白的房间一尘不染,他黑色的着装非常显眼。
这是专属于自己的病房,所以可以放些喜欢的东西,比如......那些眼球。
装在透明的罐子里,因为罐子里的液体而漂浮起来的眼球,纯黑的、海蓝的、祖母绿的、琥珀色的......多么美丽。
而自己却是如此可怕的眼睛。
全黑的右眼。

一阵脚步声,有人正向自己靠近,没有开门声。
回头望去,看到了那个与自己一样的眼睛,却只有左眼。
“你来了,”嘴角微微翘起,只有自己能够看到的......

“恶魔先生。”

查看全文

相爱相杀...为什么有一种史密斯夫妇的感觉.........《Mr. & Mrs.Cronin》

【简直有病系列】

查看全文

黑与白的大叔,

黑色的主教,

白色的恶魔。

 【简直有病系列】

查看全文

时间久了,
任何东西都可以放下。

微风吹过,海蓝色的眸子依旧淡漠。
百年未变。

查看全文

这里已经变成我的发疯场地了吗,中二太过头了但原谅一下精神病人吧......啊期末考要来了.....

查看全文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假如我可以为你抹掉一段与ta的记忆,你希望ta是谁?

LampGhost 回答:

任何回忆都是重要的,就算是不堪忍受的的也是如此。再者,记忆是会自动遗忘的,不必太刻意强求。

查看全文

应该是过去吧,几十年前的事,啊算了脑洞罢了
大叔的迷茫期,大概,
虽说可能会有鞭打之类的东西...但这绝对不是SM,大叔是攻(x
怎么解释起来感觉更怪了啊......
————————————
皮鞭大力地落下身上,所过之处已是一道道血痕,原本的黑色大衣早已残破不堪。然而施虐者却一直皱着眉头,明明连手腕都被钉在了墙上,而且十字钉还钉在动脉附近,再加上被这带钩皮鞭的抽打一个多小时,连自己都累了,这个人却仍在微笑?或者说,没有痛晕过去?
新月微小的银光穿过窗户照了进来,洒在那人脸上。原本就苍白的肌肤已然变得跟纸一般,微微干枯的血渍清晰可见,那个微笑仍旧挂在脸上。
看不到他的眼睛,因为低着头所以被灰黑的头发遮住了吗。奇怪,从自己进到这里到现在,这个人一直这样不动,除了身上的伤。想伸出手把他的头抓起来,但是......那个笑容,不见了。
“嘶...皮鞭真是个好东西啊,痛死了。”在自己愣神的时候,这个深沉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等回过神来,便看到了那双鲜红的眼睛,还有那像蛇一样的瞳孔。
恶魔。

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不知为何已经看不清那个人了,却听到了“叮叮”的两声,那是金属掉到地面的声音———那两个十字钉。窗外的新月不知何时变成了圆月,那人身上的伤口也不知何时痊愈,他只知道,自己看到了恶魔。
“......”张张嘴,丝毫声音都发不出,身体也动不了,只能任由那人微笑着一步步走向自己。
“我不过是把那恶心的少爷教训了下而已,你们家老爷要不要这么狠心啊。”刚刚还在笑的脸上已没有任何笑意。

“我的书,在哪儿。”

查看全文

【Essay】Recall

有些东西,虽然嘴上说着不会忘记......
但时间这种东西,能冲刷一切。
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回忆,
没有那么快被我遗忘。

“亲爱的,”夜晚的风有些寒冷,将一束盛开的白蔷薇放在墓碑前,“我又来看你了......别嫌我烦呐。”
漆黑的手套轻抚着墓碑上的刻字,冰凉的温度透过手套直刺心脏。
海蓝色的眼眸印着说不出的寂寞,但唇角依旧在苍白的脸上勾起弧度。
轻闭着双眼,在刻着那个名字的地方落下一吻。
一个深情的吻。

之前的回忆仅剩下朦胧的图像,自己果然是个负心人。
死一般的寂静,连风声都停歇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少年说到:“走吧,回去了。”

少年点了点头。
他看见了,
刚刚那个半透明的身影,拥抱着前方全黑的主教。

查看全文
© LampGhost | Powered by LOFTER